手機蘭州新聞網

首頁| 蘭州| 新聞| 政務| 房產| 旅游| 汽車| 教育| 財經| 健康| 公益| 女性| 藝術| 企業| 蘭州日報| 蘭州晚報| 全媒體矩陣

您的位置:網站首頁 > 文化 正文

追溯文化淵源感悟國學智慧 顧大朋金城講堂“趣”講國學

2019-06-23 00:00:00 智能朗讀:

    【本報訊】(蘭州日報社全媒體記者華靜)6月22日,80后國學博士、援疆名師顧大朋做客《金城講堂》,她以《國學名義楷定》為題,和大家一起追溯文化淵源,感悟國學智慧。

    顧大朋說,在“國學熱”日益“升溫”的今天,我們講國學、學國學、論國學,首先要做的就是楷定國學名義,這樣才能更好地理解其內涵、把握其走向,并通過國學涵養心靈、潤澤生命。

    “國學成為中國學術的代稱源于1904年,鄧實在上海的《政藝通報》發表《國學保存論》,論述了保存‘國學’的重要性。1905年,鄧實、黃節等人在上海成立了‘國學保存會’,以‘研究國學,保存國粹’為宗首,從此‘國學’一詞成為中國學術的代名詞。”顧大朋介紹,鄧實在《國學講習記》中認為,國學者何?一國所有之學也。有其國者有其學。學也者,學其一國之學以為國用,而自治其一國也。國學者,與有國以俱來,本乎地理,根之民性,而不可須央離也。君子生是國,則通是學,知愛其國,無不知愛其學。

    而中國現代思想家、理學家馬一浮認為,“國學者,六藝之學也。”此教(六藝)是孔子之教,吾國二十余年來普遍承認,一切學術之原皆出于此,其余都是六藝之支流。

    那么,這兩種對國學的定義的異同何在?顧大朋闡釋道:“兩種概念是廣義與狹義之分,只是角度不同,并無高下之分。他們觀點的共同點是國學都要經世致用,而不是紙上談兵。”

    在兩個小時的分享中,顧大朋立足時下的“國學熱”現象,由古至今、深入淺出地分析了“國學”概念的淵源與流變,更進一步以現代學術視野下“國學”概念的出現為重點,結合自己對國學的學習與理解,辯證分析了鄧實、馬一浮等國學大師對國學的定義,讓我們對國學概念的內涵與外延有了更為深刻的理解。

夜市人生闯关

來源: 蘭州新聞網 蘭州日報

關閉